北京赛车谁有秘诀|北京赛车预测随机结果
2018-11-19

還原FF與恒大之間跌宕復雜的博弈

  

深讀特約作者

打賞小編
恒大和賈躍亭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今年的6月25日,當時恒大以67.467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從而獲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按投資協議約定,時穎將在3年內向FF支付20億美元的投資款,其中 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通過這筆巨額的投資,恒大成為FF的第一大股東,同時同意保留時穎此前授予賈躍亭的10:1特別投票權。換言之,賈...

恒大和賈躍亭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今年的6月25日,當時恒大以67.467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從而獲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

投資協議約定,時穎將在3年內向FF支付20億美元的投資款,其中 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

通過這筆巨額的投資,恒大成為FF的第一大股東,同時同意保留時穎此前授予賈躍亭的10:1特別投票權。換言之,賈躍亭仍然是FF實際控制人,即控制董事會,又牢牢掌控FF的經營決策權。

雖然恒大集團總裁夏海鈞兼任FF的全球董事長,但由于其全面負責恒大集團的運營,對FF日常管理并不多,恒大實際上委派到FF的只有一個出納員,只負責最基本的出納工作,而且協議已約定即便出納員不簽字,七天后也會視為同意付款,FF的資金使用權全實際由賈躍亭掌控。

由此可見,恒大從入股之初,就給予了賈躍亭及其團隊充分的信任與放權。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賈躍亭已經深陷樂視危機,個人信用也幾乎破產,恒大依然選擇了入股并放權,許家印進軍新能源領域的決心可見一斑

合作之初,雙方都很清楚,汽車作為資本密集型行業,除了股東的資金投入外,暢通的外部融資渠道也是必須的。由于恒大在國內資本市場的信用紀錄明顯優于作為失信被執行人的賈躍亭一方,因此雙方合作后由恒大協助FF在中國開展融資工作。

也正是在這個融資的過程中,賈躍亭一直向恒大隱瞞的、對FF在中國融資有巨大不利影響的信息,開始陸續浮出水面。

由于賈躍亭作為樂視股東時違反了關于返程投資的法規(外管局37號文),因此FF中國的外匯賬戶被凍結。這導致了恒大投入到FF的資金無法在中國結匯用于支持FF中國業務的開展,甚至連員工的薪酬也無法發放,時至今日仍只能靠恒大的無抵押借款維持運營

來自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的態度,或許更是FF融資工作的難解之結。多家銀行表示,無法接受FF實際控制人為賈躍亭。

作為多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賈躍亭,在中國還有大量的債務,只有賈躍亭轉讓股份并不再控制FF才能獲得融資支持。政府相關部門也明確表示,建議股東方(恒大)考慮調整賈躍亭的CEO職務。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與嘗試,恒大充分認識到FF中國想要在國內發展,就必須盡快解決三大問題:一是FF中國在國內的外匯賬戶被凍結,無法結匯;二是FF中國基本上不可能在中國取得金融機構的融資;三是因為FF實際控制人賈躍亭本人繼續不斷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以及由此引起的持續負面新聞,FF想要獲得相關的政府政策支持十分困難。

美國當地時間7月13日,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一行曾到位于洛杉磯的FF總部進行過視察,并就公司未來發展與FF管理層進行了研討交流。

根據此前的公開報道,許家印一行對FF總部的生產制造、電氣實驗室、動力總成、電池電控、設計工作室、車輛安全、車聯網、自動駕駛等核心研發部門進行了細致的調研,而賈躍亭則全程陪同,雙方氣氛融洽。

然而,當恒大提出想要解決中國區的發展困難時,賈躍亭卻表示恒大提前支付的8億美元已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才能讓FF91在2019年3月31日前量產。

隨后,雙方簽訂了補充協議。協議的核心內容,是雙方約定在簽訂協議的30天內,賈躍亭將其持有的FF股份轉讓給第三方,并應提供令相關政府機關和金融機構滿意的證據。

然而在實際操作中,賈躍亭只是將股份交由一個24歲的年輕女性代持,其仍為FF的實際控制人。

據了解,賈躍亭的團隊在隨后一個月陸續提交關于賈躍亭轉讓股份的證明文件,但相關政府機關和金融機構研究這些證據后,都對賈躍亭的轉股行為提出質疑。

其中一個例證是,一份政府函件稱,由于賈躍亭擔任FF CEO所帶來的問題,給政府相關部門提供產業政策支持帶來極大壓力,并表示賈躍亭此次轉股需要提供更多的證明文件,以評估其是否仍實際控制FF。

也就是說,賈躍亭以代持方式營造了轉股的假象,并未令政府機關和金融機構滿意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FF的日子愈發艱難,中美兩地的發展都已經走到生死存亡的邊緣。

今年9月,為了打破困局,恒大再一次提出新的解決方案,向賈躍亭提出一個資金替代方案。恒大愿意在2018年提供7億美元投資款用于支持FF美國的運營,此外還愿意提供5年期的5億美元貸款用于FF中國,以解決國內的資金困境。

如果順利執行,加上此前已提前支付完畢的8億美元,意味著恒大在2018年就將向FF支付20億美元,這等于原計劃分三年支付的投資額。

恒大提出,由于其為上市公司,且5億美元數額巨大,為了保障上市公司股東利益,要求以FF香港及FF中國的股權作為貸款抵押,這也是最基本的商業原則。值得一提的是,5億美元是5年期的貸款,而電動汽車行業可以說2年就能決定生死成敗,如果恒大真如賈躍亭所說想要吃掉FF,大可不必同意如此長的貸款期限。

此外,恒大認為FF知識產權應在FF集團內部自由流動,FF中國有權使用FF的技術,賈躍亭應解除FF中國與FF美國共享技術的限制。不過,賈躍亭將所有恒大提出的新方案解讀為霸王條約。

恒大的這一讓步并沒有打動賈躍亭,雙方最終也沒有簽訂協議,賈躍亭不僅拒絕FF美國與FF中國共享技術,甚至提出20億美元的投資款只能用在美國,這意味著許家印將世界最先進新能源汽車技術引入中國的夢想宣告破滅,這是他難以接受的。

面對恒大的一再讓步,賈躍亭卻并未表現出足夠的誠意,由此也造成了現下雙輸的局面,而那些在國內苦苦等待賈躍亭翻身還款的供應商和債權人,也再一次陷入遙遙無期的等待中。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063號

投稿
北京赛车谁有秘诀